《中国青年报》报道我馆图书漂流活动

发布时间:2009-01-24浏览次数:38

 2009年1月23日《中国青年报》11版刊登《校园图书漂流 拷问大学生诚信》的文章,报道我馆开展的图书漂流工作,全文如下:

  “我是一本特别的书,我在全校漂流,我寻找想要读书的新朋友,欢迎您阅读我,也希望您帮助我继续漂流。”一本本贴有如上字样标签的书籍出现在福建师范大学的图书馆内。这些漂流的书籍不同于馆内的其他书籍,不需要借书证也无须交押金,需要者可以随手带走它们。这种起源于欧洲的“图书漂流”方式,被“移植”到中国校园,究竟能不能行得通? 

  去年年初,福建师范大学劳动与社会保障专业2006级学生钟树源率先在校内BBS上发帖征集“漂友”,先后有50多人响应,在此基础上,他成立了漂书协会。上学期举办的试漂活动,图书的返漂率只有30%左右。钟树源说:“书都漂出去了,如果没有书的来源,有时真的很担心这项活动能否进行下去。”据该校图书馆工作人员介绍,漂书书架上经常只剩两三本书,甚至处于无书的状态。 

钟树源分析说,书没漂回来,可能有三种情况:一是因为漂书并不一定要求书漂回图书馆,图书馆只是一个中转站,一些拿到漂流图书的同学可能将书直接漂给其他需要的人。二是漂书没有还书的期限压力,有些同学就忘记把书还回来了。三是某些同学将漂流书籍占为己有。 

  同学们要拿走漂流的书籍之前,按规定应在登记本上写明自己的联系方式,但多数人并没有这么做。漂书协会曾经在BBS上呼吁拿走漂流书籍的同学在网上登记,以便追踪书籍的流向,但回应者寥寥。 

  面对返漂率低的现实,钟树源也曾灰心过,但他现在想通了——漂书活动才刚开始,凡事都有一个渐进的过程,在做的过程中才会有发展。他说:“我们关注的不再只是结果,更注重的是怎么宣传推广漂书。要想漂书成功,就必须要让更多的同学了解这项活动。为了推广漂书‘分享、信任、传播’的理念,我们可以用上三五年。通过推广,将来会有更多的同学认同漂书的理念。” 

  尽管有人呼吁在图书漂流中设立严格制度,以确保其顺利推行。但漂书协会则认为,虽然监管有利于解决回漂率低的问题,却丧失了漂书的意义,违背了“分享、信任、传播”的宗旨。关键还是要通过扩大宣传,使更多同学了解漂书,从而让他们自觉遵守漂书的原则。 

  据了解,不少同学对漂书活动并没有兴趣。该校文学院的一名李姓同学说,虽然经常在图书馆进出,印象中也记得有这样一个漂书书架,但从来没特别留意过它,更不了解它是干什么的。对此,福建师范大学图书馆借阅部主任李延贵表示,我们的工作重心应该转移到推广普及这项活动上,而不是单纯关注有多少书漂回来的问题。 

  虽然在漂书过程中遇到不少问题,但是福建师范大学的漂书活动还在继续。自去年5月首批400多本图书漂出去之后,10月又放漂了第二批400多本图书,现在第三批2000多本图书也募集到了,下学期一开学即可放漂。据了解,这三批漂流图书除了第二批中的200本是由团福州市委赞助的,其余都是漂书协会成员及其发动各个院系同学捐献的。 

  福建师范大学图书馆馆长方宝川说,“在漂书活动开展之前,我们也有过一些担忧,但事实证明漂书活动正面引导学生读书的意义远大于这些担心。现在爱读书的人越来越少,整个社会面临阅读危机。漂书活动的开展有助于学生养成读书的好习惯,也有利于提高人们的人文素养,同时也可以借助漂书考验一个人的诚信。” 

  对于漂书活动中出现的不诚信问题,方宝川认为,不排除一些大学生的素质比较低,但应该给他们多一点宽容。通过漂书这种方式慢慢引导他们,从而促进他们的诚信。他们占有这本书会成为心灵的一个污点,书中的有益知识对他们无疑是一种洗礼。“我相信总有一天这本书会再漂回来,应该给他们一些时间。漂书这项活动在欧洲开展的初期,也有回漂率低的问题,但是现在状况好多了,在中国同样也得经历这么一个渐进的过程。因此我们先把漂书活动做起来,通过一些潜移默化的影响,会使漂书往好的方向发展。”方宝川说。(实习生 唐星 记者 陈强)